【吃便当】叫卖哥十三年没吃午餐的夜市人生

2020-06-12 482人围观 ,发现80个评论
【吃便当】叫卖哥十三年没吃午餐的夜市人生叫卖哥的午餐是一般的排骨便当,以前在夜市叫卖,他一天只吃一餐。

43岁的他因在网路上的叫卖影片走红,今年改做网路叫卖,从200元的玩具卖到46万元的关公神像。直播高峰时有上千人同时观看,但网路人潮不见得是钱潮:「很多人是乱标,也有同业故意得标后弃标,我们昨天才去报警。」网路上一个键就能搜到最低价,所以叫卖不以低价抢市:「我把自己定位像是talk show,大家来看show顺便买商品。」他的叫卖像小型的猪哥亮餐厅秀,笑话荤素不忌。

这一天他捧着排骨便当,吃午餐的习惯还在培养中,所以看起来不是很有胃口,但他还是吃得一点不剩:「东西吃了,我就会吃完。」吃食习惯通常隐藏一个人的生命轨迹,「我穷怕了,什幺钱都赚,早上跑菜市场,下午跑黄昏市场,晚上再到夜市。」附近的妈妈们问他是不是有双胞胎兄弟,不然怎能到处见到他。

叫卖哥也曾经「风光」,国中毕业就混「兄弟」:「一天收帐可以拿几十万,钱来得快去的也快,几天全花光了。」酒店围事、收帐讨债、路上砍杀这些都是他的日常风景,直到27岁因抢劫案牵连入狱3年。

出狱后,原经营牛肉场的父亲因扫黄被迫转行,之后投资各种生意和股票,负债3000万元,叫卖哥一出狱便随着跑路的父亲一家北上夜市讨生活:「我们一家四口就睡三重废弃的铁皮工厂,每天用纸箱舖着睡地板…,除夕夜没东西吃,就吃麵包。」

35岁那年,父亲在浴室跌倒,送医时已经没有心跳呼吸,「护士跟我说,如果救起来,可能会是植物人,要不要急救看我们决定。」他是长子,必须做决定,最后他放弃急救,这也是现实的考量:「我们全家健保卡都被锁卡,真救起来,我们根本没钱照顾。」

直到办丧事,亲戚认为他这样的决定不孝:「我才真的想,我这样做真的对吗?但我爸很好动,如果是植物人,他一定很痛苦。」虽说不后悔这样的决定,但为了钱而放弃医疗的阴影却跟着他:「如果我妈怎样的话,我是不是也要做一样的决定?」

此后,他每天不论晴雨都在万华摆摊叫卖,每天叫卖超过8小时,最高纪录超过14个小时:「有次牙齿吃东西裂掉,神经外露,讲话痛,吃东西痛,连吞口水也痛,但我没健保,也不想花钱,就一直忍了2年才去看医生。」

苦尽终会甘来,直到去年,叫卖哥银行帐户终于有了几万元的存款,「那种感觉很複杂,有点想哭,我终于没欠钱了,不再那幺卑微了。」他的日子并没有因此放鬆,现在的工作时间依旧每天超过8小时,身上的衣服仍是便宜地摊货:「我不知道能红多久,趁现在能赚要拚命赚。」

他总是想起出狱那几年,住在废工厂的日子:「我爸说,那是他一辈子最穷但也是最快乐的日子,因为儿子终于不必跑路,可以一家人住一起。」总是在笑的叫卖哥一下子沉默了,有感而发想起往事:「我爸死的那天,我还在夜市叫卖,听到家里出事,拚命冲回去,上了救护车才发现掉了一只鞋。」

叫卖哥的后半生都如此用尽全力的追跑,跑到鞋子都掉了,耗尽全力追求的愿望很卑微,不过是希望家人有健保、不必睡工厂、不再欠债看人脸色。而对他来说,有钱的日子并没有什幺不同,只是现在终于有时间吃午餐了,生命多了一点他没想到的余裕。

不容错过